Sunday, March 7, 2010

急变


急变
怎样防治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向加速期或急变期转化?好像还没有一个很有效的方法。
马华党争演变至今已经犹如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病人到了晚期,急变期表现为分化受阻,不受骨髓细胞生成调节因子的调节了。

落实重选
马华落实重选,希望有意加入战围的人不要再次应了那句“彼等乌合之众,同床异梦,一战即溃。”尤其那些平时不满意马华高层手腕的人,更应该出来迎战,如果你是有料的话,不应一味的在台下做隐形人或自我抓狂。我很欣赏王孙文先生的当机立断,他决定竞选中委。而是当天马上宣布参赛。这样,好过平时在部落格发泄你的不满呀!抓住每个可以帮助自己更上一层楼的机会,要改变就要亲力亲为。没有人能未卜先知,也没有人能预测你的人生。但在这个急变时刻,至少你跨出了第一步。其实,中委可以代表整个基层的心声吗?我们心中的人选会是你们投下的一票吗?从来就没有人问过我们的意见呀!

翁蔡的加盟
有人认为结婚了就会得到幸福了。仓促地抓个男人结婚,不管快乐不快乐都要扮出笑脸来给亲友看,这就所谓的幸福了吗?“新婚”不久就貌合神离,同床异梦了。到底俩者为了这段孽缘付出了多少努力?在付出努力之后又对“将来”抱持多少诚意?

翁蔡的性格
突发奇想。原来这俩人的性格和古代的君主有多少的相似点。

项羽,西楚霸王的勇武天下无敌。钜鹿之仗一篇中有提到,項羽建議進兵,但宋義不接納,項羽便殺了宋義。秦將章邯其後率所部向項羽投降,項羽擔心降兵可能生變,於是命楚軍在一夜間在新安城南殺掉秦降兵二十餘萬人。项羽的分封无法服众,各国起兵叛变。 但是在鸿门宴他没有杀刘邦。

春秋末,越国被迫称臣于吴国,越王勾践卧薪尝胆,(每晚睡在柴垛上,在房门口挂一个苦胆,每天都要舔一舔)时时不忘灭吴雪耻,思谋复国,忍辱负重,但无力。后得了范蠡的美人计谋。又发愤图强,后来终实现了复兴的宏愿。

翁的致词
“我们所做出的改革,人民百姓都看得到的。能做出这样的改革,我们对得起自己、对得起党、对得起民族、对得起大众。”
这一绝诗真的令人啼笑皆非。改革了什么?骂来骂去,杀来杀去吧!人民看到一场又一场的闹剧罢了!党一甲子的声誉就这样付之流水。

“在辩论环节时有人直指纳吉不出席马华代表大会是个错误的决定,反而认为纳吉应该出席大会以亲自了解马华的问题。”
很不明白的事是自家的纠纷问题都还没有解决,合法不合法都不确定,却要人家来看你们的闹剧吗?人家是清心的人还不知道事情的始与终吗?

“钱”与“权”总是引发急变的根源。

7 comments:

难得糊涂 said...

项羽没有杀刘邦,因他认清刘邦当时的势力不够看而且刘邦还有用得着的地方;

吴王不杀勾践,乃勾践已是败军之将而且俯首称臣;

试想想,如果蔡老总的位置如刘邦和勾践,那横行霸道,语无伦次,见人就砍的翁大头还不立马杀他...
蔡老总除了势均力敌,也不是手下败将!

Ken said...

老翁公开称本身急于改革,才造成马华的乱,因此向党员道歉。

我左看右看读完所有的资料,并没有看到什么实质的改革,就是他当年竞选宣言的承诺,也只听楼梯响。

进一步分析,终于明白他所指的改革,即“改”马华总部风水,“”革“除蔡细历,还排出异己。。。。。

人生不过如此-沈兴 said...

马华里头其实还有很多好的人才,这些大家都懂。新的党选,还是希望党员们,能够选人才,而不是选派系,要不,马华就真的是西阳西下,从此不振,最后只能成为历史回顾。

王孙文 said...

谢谢你的留意,我尽力去做而已。

落花先生 said...

328会是大结局?说得太早

elize said...

难得糊涂:或可换个方式说:他不够狠。

ken:他连自身的位职/职责都弄混乱了。总会长与交通部长will never can be merged.

沈兴:那些有料的人就是要藏得密密实实。真气人!

王孙文:加油!敢敢放马过去!

落花先生:who knows?但,我希望是最后的一集。谢幕。

DREAMARTZ STUDIOS said...

halo,你好!
首次拜访!!
噢,原来soho与lohas又分别的吗??

晚辈首次看见长辈们的部落呢!!好知深呢!!

LinkWithin

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